北都

今生不愿苟且。

有枝

谢谢大家喜欢我拖沓繁琐的叙述方式和几乎没有的情节,看到回复很开心。

翻原作发现不光老王对老叶的单箭头像flag一样竖着,他徒弟小高对小乔的箭头也格外惊人!我都心疼死了...

不是虐,甜度适中,cp无差,放心食用。

 

 

有枝

 

在他心底不安分地匍匐着悸动。它们与春夏秋冬不同的回忆交织在一起,勾连缠绕,像植物蒸腾作用般呼出水汽。另一张年轻的脸在白雾中若隐若现,他似乎有着与自己青春期时相似的眉眼,怯生生地打量着这个世界。小魔术师还未从他的十八九岁里走出来,尚且不明白那些蠢蠢欲动几近呼之欲出的感情是什么,他目光所及之处还太近太窄,以至于没有合适的参照物来给他以答案。不过也许高英杰也还暂时的不需要这个答案,他如同一支不知从哪里折下现在被插在地上的枝桠,刚刚在大地上盘下浅浅一层根基,当务之急是将这根基扩展,用树的野心来抓住整个世界全部的土地——至于这是不是他自己思考出的结果,似乎并不重要。

 

他在训练室外看见了王杰希。他正捧着一只茶杯,静静地站在走廊的窗口,不知道在看什么。高英杰从队长有些游移的目光里辨别出他在走神,有点稀奇,微草的未来兀自想着,便趁机让自己原本小心翼翼的目光变得大胆了起来。他也只敢这么远远地看王杰希,微草队长的权威来源于他自带的天然气场,但不同于韩文清的不怒自威,王杰希的眼睛是看不透的。而他的看不透又与蓝雨那位著名的战术大师不同,他似乎在韩文清与喻文州之间达到了一个非常微妙的平衡,很狡猾,但又很坦荡,这是本质,这本质被魔术师变幻莫测的思维包裹了起来,所以让人捉摸不透。“其实好懂得很啊,王大眼这个人。”高英杰曾无意中听到过叶修的评价,对方一如既往地顶着那张嘲讽脸吞云吐雾。“你得摸到他的尾巴,他一心一意只护着自己的尾巴。其他只是形式上的东西,像破繁花血景那样,一杆子捅掉。也就那么回事儿。”

 

张佳乐前辈听了估计得气死。高英杰想。他不是很明白,也不会明白,他只敏锐地捕捉到了叶修话语里那分过分的熟稔,当时他只是隐约觉察到不应该,无论叶修有多火眼金睛明察秋毫,有些心理层面上的东西,除非是亲密到朝夕相处形影不离,就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地知晓。他高英杰曾与乔一帆那么密切地来往过,到头来回想不也从来没真正明白过对方的心思,想想也伤心。而在他看来叶修和王杰希远没有那么熟,二人的关系也不过是竞技场上你一杆来我一帚,他是真想不出这一杆一帚之间能藏着什么须弥,什么灵魂上的交流更是只有在同人论坛粉红版上才找得到的突破天际的脑洞。在他看来队长只是真心实意、无比诚恳地想把对方一扫把拍晕在地上而已。

 

微草下一轮的对手是兴欣。高英杰有点小激动,他已经很久没见乔一帆了,连带打包行李的速度都加快不少,王杰希从房门口经过与他视线相触,带着点诧异地看着他有点慌乱的动作:“不用这么急吧?”他害臊极了,温度从脖子一路往上,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像有什么隐秘的心事突然被揭晓,王杰希眼里一刹那闪过一点不知名的东西,他轻咳一声,抬腿走了。

 

他还没想好和乔一帆说什么,好友在兴欣的出色表现他有在暗地里偷偷关注着,甚至有时候躲在被窝里刷关键词刷得一个人傻愣愣地笑出来。他很想念他,很舍不得他,但又十分清楚乔一帆必须要走,不仅是微草不需要他,他本身也不适合微草,高英杰不怪王杰希,因为如果今天这个队长是他,面对一个队伍并不需要的成员,他也许会因为这个成员是他的至交好友而辗转反侧痛苦不堪,但最后的结果并不会有何不同。他不会背叛微草,无论何时何时,因为任何人,哪怕那个人是乔一帆,甚至——是王杰希。

 

 

萧山的灯光打得仍旧晃眼,高英杰有些恍惚,连王杰希往他这边瞥了眼都没看到。他带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打量过道那边的兴欣休息室,内心强烈地希望推开它,但又不敢。要是队长去打招呼就好了……他这么想,回头偷看王杰希,可对方安坐如山,正对着i pad研究着什么,丝毫没有动身的迹象。他叹了口气。

 

外面的世界震耳欲聋,而他们两队人马站在阴影里,驾熟就轻。高英杰和乔一帆肩并肩站着,他转过脸对着好友露出一个笑,鼓励的话语就在嘴边——“你小心别输给我。”叶修的声音。“你想再多也没用。”王杰希冷冷地回应。他被这剑跋扈张的气氛噎了一下,再回过头乔一帆露出体贴的表情。“我们是对手。”他说,高英杰心说对啊我们是对手,但我还是希望你加油,如果作为朋友……那一瞬间他突然察觉到他的这个口吻有多么居高临下,像是一开始就把对方置于弱者的地位,或者说在他内心深处本来就是这么以为的,这个想法让他在一刹那无言以对,只怔怔地看着对方,直到乔一帆先一步把目光移开,坚定地走进光里。

 

他们是不同的。

 

到底是谁比较依赖谁。

 

高英杰几乎要笑出来了,满嘴苦涩。属于年轻人的好胜心被激起,那一瞬间他突然非常地不甘心。他挺了挺脊梁,少年脸上逐渐显露出认真的神情。微草绿色的队服随着步伐带出的风扬起,他踏着自己名字的韵律走上前,他被环绕在有些稀薄但是热情的欢呼声里。看台上在大叫,王不留行!他看见他们队长的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然后他伸手和对面叶修的手握在一起。“我会全力以赴。”王杰希说。“那就多谢了。”叶修罕见地没有开嘲讽,“我家的新人,拜托你照顾了。”

 

“一帆。”他将视线移回面前的好友身上。“我会全力以赴。”

 

乔一帆凝视着他,半晌。“好。”他说。

 

那些植物伸展着枝桠,仰高脖子撕扯开夜的黑幕,躁动着要去接近光明。它们热爱阳光正如选手渴望胜利,它们不再愿意匍匐前行,欲望扶持着它们的茎络,愈加分明地昂扬起来,地下,盘踞的根系深深地植扎在黝黑的泥土中,蜿蜒着向更深处探去。

 

高英杰操纵角色转动视角,对面,一身五颜六色的君莫笑站在那里。“老王的徒弟啊,”对面打了个笑脸过来,“行,来吧!”

 

高英杰不自觉地笑了笑,带着木恩毫不犹豫地迎了上去。

 

 

他半夜从酒店房间里溜出来,因为心虚而格外狼狈。酒店离比赛场不远,也是微草习惯在H市的住所,夜半街道格外空旷,只有寥寥路灯投下光影,高英杰缩在围巾里,十二月的南方也如北方一般冻人,他搓着手呼出白气,脚上的步子却是欢愉的,带着不可明说的迫不及待。前面的路口有家便利店,店门口站了个人,同样是围着大围巾,看起来很冷的样子。他一瞬眉开眼笑,一路小跑伸出双臂高挥:“一帆!”

 

乔一帆转过身来,他手里捧着两个包子,还烫乎乎地冒着热气。他的笑容还没来得及舒展开,高英杰就直直地把他扑了个满怀。便利店招牌的白色微光将他们温和地笼罩。“一帆……”高英杰傻乎乎地在他颈侧笑,乔一帆无奈地揪住对方垂下的围巾两端不轻不重地一拉:“你也不怕被认出来……”高英杰从他身上起来站直身子:“我又不是队长……”他接过包子,满足地咬了一口,“好吃!”

 

乔一帆叫他出来是为了还礼。高英杰前些日子寄了个逢山鬼泣给他当圣诞礼物,乔一帆作为第一个收到圣诞礼物的人被兴欣众围观了好半天,结果在打开包裹挖出逢山鬼泣的时候被无情地嘲笑了:“微草那帮人不会真以为你转型阵鬼是因为粉李轩吧!”来自方锐的贴心问候。“我真不是因为粉李轩……”乔一帆无奈地看着高英杰,对方吃得正香,他把手里的另一个包子也递了过去。“那是因为什么?”高英杰眨眨眼睛。包子与呼出的热气缭绕在一起,他们隔着白雾互相望着,高英杰的眼睛黑得发亮。“叶修说我更适合。”乔一帆终于说,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我也这么觉得。”

 

“那我就放心了。”听到这句话,乔一帆有些惊奇地转过头,高英杰没有再看他,他捧着包子,目光投向茫茫的夜空。“你看见那颗星星了吗?”他小声说,乔一帆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墨蓝色的夜空中悬着几点闪烁的亮光。“队长一直希望我能到那个上面去……现在,这也是我的愿望。”他转过脸,仍显有几分稚气的脸上此刻带上了英气。“我从来没这么感激过我是个魔道学者,”他一笑,“我会飞。”

 

乔一帆愣了半晌。过了好久,他才非常缓慢地爆发出一阵大笑,伸手握拳重重地在他肩上敲了一下:“英杰……”他也眉目含笑,“我真是羡慕死你了。”

 

羡慕我?我有什么好羡慕的。高英杰心说,你不知道你自己有多好,好得让我情不自禁要来喜欢你……等等?他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嚇了一跳,这推论来得这么猝不及防又水到渠成,好像它一直天经地义地存在着,只是迟钝如自己从未发觉。顿时他脸一下涨得通红,像手里的包子一样呼呼地要争先恐后从每个毛孔冒出热气,乔一帆察觉到他的异状有些奇怪,伸出手想摸他的额头:“英杰你怎么了?发烧?”高英杰迅速地甩开他的手,一边咳咳咳地背过身子,像列被拉响了汽笛的蒸汽火车,他拽住乔一帆的袖子往旁边走,“你说你要给我什么还礼啦,先说好王不留行的手办我每一版都有……”

 

反正以后王不留行都是你的,我送什么手办?乔一帆好笑,反手扣住对方的手,加快步伐凑过去:“我刚到这里的时候陈姐,哦就是老板,带着我们去了灵隐寺,我去那儿求了个符,帮你也带了一个……”

 

他们正贴在一起说着这些,突然高英杰一个急停停住了。乔一帆差点没被他带摔,正想说什么突然被对方捂住嘴往旁边拖,他不明所以,低头看高英杰表情十分精彩,他有些疑惑地抬起眼——

 

不远处的路灯下,有两个静静靠在一起的人影。

 

高英杰从未想到关于他们队长的真相竟是这样,他有些发蒙,一不留神就把乔一帆捂得过分严实,对方差点被他活活憋死。他缓过神来看着对方憋红的脸,心想好啊现在我们是两列蒸汽火车了。又想怎么这么温柔,那两个人明明都是棱角分明不愿随便迁就,竞技场上激烈的打斗场景都如在眼前,可又一想似乎这也是天经地义本该如此,这样的温柔还会给谁?还能给谁?

 

他几乎都要嫉妒了。

 

乔一帆默不作声地扣着他的手把他从事发现场拉走,现在他是脑子比较清醒的那个。“我回去要怎么面对队长……”高英杰闷了半天憋出一句。“你什么也没看到!”乔一帆斩钉截铁。

 

他们就这么互相抱怨着自家队长的不省心手拉手走在夜半的街上,都没有发现他们之间也是温柔的。不过不急,他们还有很长的路,很多的时间要度过,并不急于一时。

 

而枝桠终将长成大树。

 

 

END

 

评论(12)
热度(232)

© 北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