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都

今生不愿苟且。

In The Room(下)





“不可思议!中国队的4号选手今天表现出神入化,面对强大的N国竟然一挑三大逆转!魔道学者在他的手下好像完全变成了圣斗士、哈利波特或者其他什么,太不可思议了,他重新定义、打破了角色的界限,荣耀属于这个中国的小伙,让我们来看看他的名字,wow,王杰希!”

 

从对面比赛席跑出来的那个外国小年轻紧握着他手不放,一头金毛在眼前晃来晃去,还叽里咕噜地对他嚷着些什么。可能是场馆空调力度不够,王杰希后背一直在冒汗,现在他急切地希望回到母队灌瓶冰水。小年轻激动过度,一双狗狗眼盯着他老让王杰希出神到向他讨教问题时的高英杰或者是队里别的谁,这让他一时半会儿没忍心把对方甩开,只能用简单的英语应付着对方喋喋不休的纠缠。可能是这僵持维持得太久,对方战队来了个人调停,长腿绿眼睛,王杰希认出那是他们战队队长,扶着金毛的肩膀不动声色地把人往旁边一推。

 

“不好意思……”他竟然用奇怪的口音来了句中文,王杰希忍不住抬起眉毛诧异了下,对方看着他眨了眨眼睛,“Good game.”

 

“那黄毛和你说什么了?”“一句没懂。”王杰希说,他和叶修正从发布会下来,后者看他的眼神停留在高深莫测和欲言又止之间。“我还以为你英文挺好。”叶修说,王杰希对此不以为然,“拉倒吧,你以为我比你多读几年书?”

 

他们走回休息室的时候看见绿眼睛正站在门口和喻文州说话,后者显然属于叶修所说的“英文挺好”的那一类,沟通顺利笑容得体,极高地提升了中国队全体宅男的国际形象。“还是文州受欢迎,”叶修感慨,声音吸引了交谈中两人的注意力,绿眼睛抬头望过来——叶修很肯定他在看到王杰希的那一刹眼睛突地亮了。

 

他心里咯噔一声。

 

叶修一个人走进休息室,刚打完比赛的一群人正热烈地讨论着今天在观众席上看到的金发美女哪个比较正点,楚云秀在旁边直翻白眼。苏沐橙凑了过来:“今天周泽楷被对面的帅哥搭讪了噢。”她说话被旁边的方锐听到了,后者先是惊恐地伸出胳膊护住了其实并没有的胸肌,然后唯恐天下不乱地在休息室里吆喝了起来。周泽楷满脸通红,在以黄少天为首的哈哈哈攻击中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窘迫难安。这时候喻队长推门进来,门外的中英混杂交流断断续续,叶修走了会儿神,喻文州在他身边坐下。

 

“聊啥呢?”叶修无意地问。

 

“交流情报。”喻文州回答得很聪明,叶修颇有意味地看了他一眼,“你又把谁卖了啊?”他摩挲着手指,“那家伙看着不太简单。”

 

“他眼光不错。”喻文州说,“认定我们队里不止一两个战术大师,夸了小周的攻击力……”他冲门外抬抬下巴。“疑似杰希脑残粉。”

 

“他今天这么一闹指不定得添多少脑残粉。”叶修说,在喻文州探究的眼神中转移了话题。“……听说周泽楷今天被搭讪了?”

 

周泽楷:我好心累,你们不要和我说话。

 

晚上的时候王杰希跟微草的小朋友们视频聊天,叶修在阳台上都能听到从手机那头传来的哦哦哦哦哦和带着尖叫的队长我爱你,忧伤地想兴欣那群小没良心的都不来个电话,完全忘记了自己根本没有手机这回事。他掐灭烟头走进屋里,状似不经意地从王杰希身后飘过,果然电话那头柳非就忍不住好奇起来:“队长你后面那个白色的影子是谁啊?”

 

王杰希淡定地把手机挪到了一个大家看不到叶修的位置。“一个讨人厌的家伙。”

 

“王大眼你怎么说话的?”叶修不满地凑了过来,非常不要脸地把王杰希从手机屏幕前挤了出去。“大家好啊,想我了没有?”

 

对面传来一致的“卧槽是叶修”和“滚开我要看队长”声。

 

王杰希挂断视频电话,转头看见叶修正懒洋洋地躺在自己床上。“你今天这么想刷存在感啊?”他说,走过去的时候起了点坏心,隔着棉T恤迅速地捏了一把叶修肚子上的小软肉。后者被他手上动作一激灵,条件反射猛地一伸手抓住了王杰希的胳膊,王杰希被他拽得重心不稳,一踉跄后退小腿撞到床脚瞬间失去平衡,他心里暗叫不好,世界在眼前一个摇晃,他仰面直直摔进了自己的床里。

 

后背陷进柔软床垫的一刹那王杰希就立马抬起胳膊开始抵御可能到来的攻击,果不其然一道黑影从他正面罩了下来企图把他在床上压住,王杰希一个侧身让人扑了个空,叶修诡计得逞一半,他一只胳膊搂住人腰整个人从后面粘了上来,舒服地把额头磕在他后颈。

 

“叶修,”王杰希被他箍得有些难受,“放开我。”

 

“那人对你有意思。”叶修在他脖子后面闷闷地说。

 

“什么?谁?”王杰希还在和他的手搏斗,叶修像是铁了心地抱着人不动。“你脑残粉,那个绿眼睛黄毛。”

 

“……电视剧看多了吧?”王杰希显然不这么觉得,叶修手一松,他终于得到自由翻了个身趴倒在床上。叶修撑着下巴看他只露个毛茸茸的脑袋神色不定:“还gay呢,这都感觉不出来。”

 

王杰希从床单上抬头露出两只眼睛:“你又知道了?”

 

“我他妈什么都知道。”

 

两个人都因为叶修这句突如其来的粗口愣住了。他们在极近的距离呆呆地注视着对方,时间仿佛凝固,直到王杰希慢慢抬起身子凑过来。

 

他侧过脸亲了叶修一下。

 

这几乎不能算是一个吻。它短促地存在于两簇不同的呼吸声中,嘴唇相擦似是无声的安抚,在分开的一刹那叶修伸出手臂再次揽住王杰希的肩膀,只不过这次是更轻柔而不带束缚意味的,他闭上眼睛凑过去再次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让烟味从唇齿间沾染到另一个人的身上。恍然间他隐约记起王杰希似乎不喜欢他抽烟,对方下唇摩挲着他的嘴,任他慢慢直起身把自己压倒在床的中央。

 

王杰希不是真的讨厌烟味。

 

叶修撑在他耳边吻他,手指插入抚摸着他的头发。他闻到柠檬的味道,在一刹那他相信了情欲也许可以是清爽的味道,然后他往上抬起嘴唇亲了亲王杰希的头发。

 

“晚安。”他看着王杰希的眼睛轻声而快速地说了这两个字。然后他飞快地起身蹦上旁边自己的床,抬手关掉了头顶的灯。

 

 

如果并非出自爱意,你因何触碰,又以何吻我?

 

叶修直了二十八年的人生,只用一朝被掰弯。他居然还高兴着呢,后知后觉喜从天降,差点没到欣喜若狂。那不是赢比赛过后的心满意足,是更俗气的像是在心里开出了朵花儿,他像是浑浑噩噩、瞎了一样地认识王杰希七年,错过了所有天雷勾地火血气方刚的时刻,然后在屑屑索索的家常中突然福至心灵,发现他也许能与自己共度余生,而他自己高兴快活得像攒够力气能再打上一辈子荣耀。

 

叶修做梦都能笑出声。

 

 

戏剧性的事发生在隔天下午。张佳乐训练结束以后偷偷拉着叶修走到一边,神秘兮兮不知道想干什么。“老叶,”他说,“和你商量个事儿……你乐意跟新杰换个房吗?”

 

“干嘛?”叶修问,他像是被一盆冷水浇了满头满脸,张佳乐完全没看出来他异样,拉着他胳膊就唠了起来。

 

“我作息不太规律,这几天又忙着训练,晚上的时候影响他睡觉。”张佳乐说,“我看王杰希生活习惯挺好的,要不你俩换换?”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这你去问他啊。”他最后说,“人在那儿呢,去吧。”

 

他远远地看见张佳乐往王杰希那边走过去,说了些什么,然后后者抬起头隔着人群看了他一眼。他几乎就要心碎了,这矫情得几乎不可能发生在他的身上。王杰希收回目光,他轻轻地点了点头。

 

“你搬我搬?”晚上的时候叶修盘腿坐在床上问他。

 

“我搬吧,”王杰希说,“你东西乱扔,整理起来都好一会儿。”

 

叶修不说话了。过一会儿他像是开玩笑一样问了句:“能不搬吗?”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那眼神的意思是“别幼稚了”。叶修张开手臂:“那抱一个?”

 

活活作出生离死别的样。王杰希有些无奈地放下手上的东西,叶修没有要饶过他的样子,于是王杰希绕过地上横七竖八的行李箱走过来,象征性地俯身抱了抱他。他的呼吸撒在叶修颈窝,对方的味道把他整个包围。睫毛颤动,他随即起身,转过去的时候叶修一把拉住他的手。

 

“上次我说的话,是认真的。”他压着嗓子,将对方骨节分明的手在自己掌心扣住。王杰希背着身没看他,叶修没松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最后王杰希回握了他。

 

他转过身,眼睛亮晶晶的。“叶修,我——”

 

敲门声。张新杰在门外说话:“有人在吗?”

 

王杰希迅速甩开他的手,应着声过去开门。叶修有些挫败地站起来,门口两人寒暄了几句,接着张新杰说着话走了进来。

 

然后他顿住了。

 

张新杰看了看叶修,又转头看了看身后的王杰希,他皱起眉头,不留痕迹地推了推眼镜。“抱歉,你们俩没什么不方便的吧?”他四下打量了一下,“我找别人也没差……”

 

“没事。”王杰希拎起箱子。“你理好了吗?我先跟你过去?”

 

张新杰走之前狐疑地看了叶修一眼。叶修冲他挥挥手。“好好休息啊。”他说,语气是真诚的。牧师选手摇摇头,为自己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不确定感而奇怪,抬腿往门外走了。

 

 

喻文州走进房间的时候叶修正作死人状躺倒在他的床上,黄少天前几天从商场抓娃娃机里抓到的那条“和队长你神似”的微笑海豚被他当成枕头垫在脖子底下。喻文州看了看他考虑了一会儿自己要不要吹个口哨,叶修懒洋洋地冲他打了个招呼。“怎么这么慢啊。”

 

“和少天吃饭晚了。”他回答,不客气地从对方的魔爪之中解救出了他的海豚宝宝,“听说你换房间了?”

 

“消息挺快啊。”叶修说,他从床上坐起来,准备本着专业的态度来谈谈下一场比赛的对手,一抬头喻文州正坐在对面床上撑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你说对了。”喻文州说,“那家伙目的确实不简单。”

 

叶修花了三秒钟反应了一下“那家伙”是谁。“什么情况?”他问,喻文州慢条斯理地从床边的抽屉里拿出他分析战术的小本本,翻开看了起来。“我刚在电梯里碰到他们队的几个替补了。”他在成功吊了叶修半分钟胃口后开口。“这人确实是个脑残粉。弯的那种。”

 

“看来我们要采取一点措施了。”叶修严肃地说。

 

“什么措施?”喻文州莫名其妙,“王队理他才有鬼。”

 

“万一王杰希也是弯的呢?”

 

喻文州用一种你在开玩笑吗的眼神望着他。“他当然不是。”喻文州说。

 

“我也这么觉得。”叶修打哈哈,“不过从你这儿确定了我就放心了。”

 

“叶神,你有点不对。”喻文州合上本子。“怎么回事,我能帮上忙吗?”

 

叶修想问我一个没怎么谈过恋爱的大龄未婚男青年阴差阳错找到真爱,还得跨越性别得勇敢,怎么追。但他只是望着喻文州笑了笑。“谈正事吧。”他说。

张佳乐是个很好的室友,这如果从根本上归结,那得是因为他是个很好的人。叶修结束战术布置从喻文州房间回来,看见他抱着笔记本坐在床上,不知道是拖了谁在那边竞技场,痴迷游戏的程度与十七八岁时无异。叶修凑了个脑袋过去看,画面上弹药专家和拳法家斗得正酣。“我去,”叶修感叹了声,“挺能耐啊,把老韩拉过来了?”

 

对面的拳法家似乎是因为听到他声音动作一缓,被弹药抓住机会拉远距离劈头盖脸放烟花,一下子血条下去一半。“老韩你别理他啊,”张佳乐自顾自地吆喝着,“叶修滚远点,别来这儿添我仇恨值。”

 

叶修被赶走回到自己床上。他看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心里盘算着下一轮的对手,许多影像和数据盘旋在脑子里。王杰希说得没错。他闭上眼睛。

 

日子虽然不难熬,但我确实在手痒。

 

 

“你们撑到决赛。”在拿到最新的战况后喻文州沉默地在他们那张对战表上圈出了四分之一决赛对手的名字。“我知道这很难,”叶修沉声道,“但我不能在这里用掉这个名额。你们得自己上。”

 

形势一下子变得严峻了起来。战术大师相约吃饭,四个人面对着桌子中央一盘番茄炒蛋发呆。喻文州眼睛下面乌青一块,难得是把心事写在脸上的样子。叶修神游天外地扒着饭,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地听对面三个四期生互相传授减压秘诀,也难得不去其中插上几嘴。现在是下午一点,酒店的自助餐厅里人不多,只剩他们队几个刚结束训练的陆陆续续走进来。他在餐盘见底的时候突然灵机一动,扔了勺子匆匆站起来要去训练室抓人,三个脑袋同时抬起望着他。

 

“叶神。”肖时钦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果然名不虚传。”

 

他脑中新的训练计划生成还热腾,急于在路上随便抓个DPS验证。出门右拐楼梯下一层,脚步声在空荡荡的楼梯间急促地回响,他猛地推开门大步迈出去,视野的边缘飞快地晃过两个人影。叶修的脚步一顿。

 

王杰希手插口袋站在走廊的尽头。他面前站着一个人,后脑勺朝着叶修,蓝白国家队服。可就算他不转过来叶修也知道他眼睛必然是该死的绿色,这让他因为停得太快差点把自己绊上一跤。他们在说话,绿眼睛拿手比划着什么,距离太远叶修听不到,他定在那里大脑混乱,计划和变化同时变成错乱的黑白数字不安地跳动,挣扎或是犹豫要不要上前。

 

就在这时他看见王杰希抬眼。越过外国人宽阔的肩膀,他看到了他。

 

然后王杰希愣了一下。正在说话的绿眼睛似乎是意识到他走神,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叶修盯着他看,嘴角无意识微微下垂,这是他从裤子口袋里摸出空烟盒时通常会露出的表情,王杰希的嘴角轻微地勾了一下。

 

他侧过脸去对着外国人轻声说了句什么,然后拍了拍人肩膀,抬腿向训练室方向拐了过去。

 

叶修放慢步子慢悠悠晃到训练室门口。午间休息通风换气,窗帘没有拉,苏黎世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王杰希坐在两整排高配机器的后面,只露出额头可以被人看见。叶修抱着胳膊斜靠在门口。

 

“我有个计划。”他说。

 

“说。”两排机器后面发出声音。

 

叶修靠着门若有所思。“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晚上的时候他在房间里盯张佳乐练习,百花式打法在国际赛场上璀璨耀眼但却并非独步江湖。“你的冠军就在对面。”他鼓励室友,室友对他露出了一个愤怒的神情。魔道学者孤身一人站在竞技场里,他长长的黑色斗篷上洒了一层薄薄的星屑,巨大的魔法帽遮住淡漠的双眼。他眼角画着一颗小小的六芒星。“可以开始了吧?”魔术师说。

 

叶修半靠在床头柜上,他一只手臂舒展撑着床头板,另一只于身侧微微垂下。光与影在他的瞳孔里闪动,角色跃动的身影像划过天际的流星,伤害数值突然爆大在火光与魔法道具爆炸的余震中稍纵即逝,一局终了另一方飞快地再次按下开始,热气在二十四小时恒温空调房里徐徐上升,张佳乐嘴唇紧抿,后颈微微发汗,他再次抬手,一只胳膊从旁一阻。

 

让我来。叶修微微翕动嘴唇,眼神里藏着一缕旁人看不懂的暗流。

 

他是认真的。张佳乐愣了愣,手下意识地从键盘上抬起。

 

叶修坐上位置,戴上耳机时对方的呼吸透过电波微弱地传进他的耳廓。他点开百花缭乱的技能树,飞快地调整了键位设置和技能选择。张佳乐在旁边瞪大了眼睛。“老叶,”他压着嗓子,“你疯了。”

 

叶修重重点下开始。

 

百花式光影从单挑开始的第一秒铺满整个视线,极尽绚烂爆炸式增长似乎没有考虑过后果,火光连成巨龙不顾一切地扑向那一头。叶修的视角里是一片白光,他把自己一同包裹进炸药的中心了什么也看不到,可他似乎认准了某一个方向疯狂地冲了过去,肉体与肉体相撞,他听见耳机那头王杰希不可置信地倒抽了一口凉气,他急促起来的呼吸合上叶修如鼓的心跳,他的手却稳如磬石,技能树从上而下如波浪般灰下来,重叠的火光在那一刹熄灭一朵,他在狼烟里看见魔道学者掀动的衣角。

 

“王杰希!”他冲着话筒大吼。

 

他的视角狠狠一暗,疾风抽来天昏地覆,未曾炸裂的闪光弹被对方扫把直直往他脸上砸来,叶修鼠标一滑猛地侧行一步撑住身体,扫把杆却先行一步往他膝盖骨上重重一击,他往后倒去伴随手上猎寻枪口翻转,时钟转动技能树亮起一点——

 

“手速都给我飙起来!快!再快!”

 

百花缭乱两记飞枪稳住身形动作却不合时宜地卡顿,魔道学者的扫把上闪过两种本不该出现的色泽,扫把舞的虚影从各个方向逼来将弹药牢牢禁锢在中间,叶修手指飞快闪动,结束冷却的技能为求运转速度的最快被一个接一个地扔到魔道的脸上——

 

“我数五个数!”干冰从空中万箭齐发而来,脚下熔岩地狱红莲朵朵吞噬血脉。“五!”

 

普攻至要害部位判定有效。“四!”

 

尖锐的冰刃扎破皮甲刺入血肉。“三!”

 

折线二连击,扫把旋风冷却结束。“二!”

 

“——叶修。”王杰希带着喘息的声音传来,喷吐出的热气蔓延爬上他耳垂。“不用数一了。”

 

荣耀。

 

叶修推开键盘,他坐在原地心如擂鼓,悬在键盘上的手指随着败北微微抽动。张佳乐站在一旁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对着灰白下来的屏幕眯起眼睛微笑,一滴汗顺着脸颊流下来。叶修伸手打开麦克风:

 

“就没见过你这么优秀的。”

 

他夸着,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还好,”他说,“比你差一点儿。”
 






赛程一日日临近。

 

他们的许多队友开始彻夜泡在酒店一楼的迷你网吧练习。张新杰不再强烈谴责这种行为,他只是保证了自己的绝不参与,这从某种意义上是他默许了“为了比赛而爆肝”是可以被接受的。叶修有时看他们捉对厮杀有时拿了张牧师号在旁边当陪练,写废了的草稿纸慢慢堆成叠。三点半的时候旁边有人拍拍他胳膊,叶修抬起眼皮,王杰希站在他左手边的黑暗中。“回去睡会儿。”他说,叶修困倦地抬头,小小的临时练习室里只剩下几个被布置下任务的年轻人在通宵达旦。其实他醒着也没什么用处,只是安不下心过度紧张,而此时王杰希正看着他。“好。”他顺从地站起来,脑袋差点磕到对方肩膀。“你也回去吧,白天再练……”他脑袋昏沉,王杰希不得不扶了他一把,叶修大概是已经半梦半醒,刚才握笔在草稿纸上演算的手顺着对方胳膊一路往下。“走吧。”他碰到王杰希的手指,插入,纠缠,轻轻牵住,领着他上楼如同领他回家。或许当这一切结束他真的可以领他回家,走廊昏暗而漫长,他们牵着手默不作声地走着,然后叶修摸到房门口,他停下。

 

“噢。”他如梦初醒,转过脸有些疲惫地笑笑。“你现在不住这儿了。”

 

王杰希的眼睛看起来很透明。绿眼睛有什么好,叶修想,我觉得他这样就很好看,他这么想着然后感觉对方低头压下来,他们的嘴唇撞在一起气息交缠,王杰希贴着他唇角说话,会赢,他轻声说,好像是一句誓言,而叶修知道他从来言出必践。他们在黑暗的庇护下静静地拥抱,叶修背抵着房门抓着对方的手。

 

他闭上眼睛,心想他们会有一场精彩绝伦的决赛。

 

并且他再也不会一个人。

 

END






评论(32)
热度(766)

© 北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