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都

今生不愿苟且。

Keep It Out

毛毛 @渝晓思 说想看黄喻番外。黄喻番外来了。

正文戳→In The Room 叶王前提注意。

写完这个我就先消失啦XDD


 

KEEP IT OUT

 

 

竞技总局来电话的时候黄少天正和郑轩商量远程开黑,两个人混在蓝溪阁的野B队里鬼鬼祟祟。他手边电话铃响个不停,黄少天咋咋呼呼抓起来接了,少许的沉默过后他猛抬一个八度的嗓音震得对方举手投降,郑轩在对面慢吞吞开了麦。

 

“咋了啊黄少。”他常年听起来像没睡醒。

 

“卧槽。”黄少天愣愣地看着屏幕。“老子要帅出国门了。”

 

他十分钟后接到喻文州电话,这并不奇怪,用郑轩凭脚趾头想出来的话来讲,“你肯定不是我大蓝雨出息了的头一人”。他抓着头发站在窗边和喻文州讲话,前不久刚拎进家里来的行李箱打开着乱糟糟扔在一边。想象中只有泡面和空调的完美夏休期没有顺利开始,喻文州声线清冷,里面笑意却是暖的。“少天,”他说,“北京见。”

 

还有另外十个人要跟他北京见。黄少天在飞机上手指头那么一掰,七七八八就能算个大概。候机期间他给王杰希去了不算太友好的问候短信,对方以“你认识路”为由拒绝了一切合情合理的接机要求,他一个催命连环call过去,电话那头隐约传来的背景音是他熟悉的。内心不由自主烦躁,原本想说的话被堵回去一半,剑圣戴着墨镜拖着箱子往登机口走,那头手机被拿走,喻文州的声音贴着他耳朵。“少天?”他问,语气却不像是在叙述一个问句。“我来接你,要不要?”

 

……管那另外十个人是谁。他到底还是,要命地在乎着他的队友,他的同盟,他的好兄弟和一辈子的至交好友——

 

偏偏那人长成喻文州。

 

他放松身体把自己摔在苏黎世酒店的单人床上,喻文州站在房间中央收拾行李,队服一二三四从箱子里拿出来一一排在床上。黄少天在想这是他们第几套一模一样的队服了——四期生黄金一代,只有他俩阴差阳错,从头到尾都生在同一个队。他太熟悉喻文州了,不光是在场上,即便他此时闭着眼睛也完全能想象出对方此时脸上的神色,此情此景,不过日常。蓝雨队长——现在是国家队队长从行李箱上方直起身来:“少天。”他叫着他名字,“待会儿叶神他们要过来商量事情,你要一起吗?”

 

这句话的意思是“你可以出去随便找个谁的房间呆一会儿”。黄少天翻了个身把脸蒙到被子里,他有点困,可能时差还没倒过来,三番五次头昏脑胀。“待会儿走待会儿走……”他打了个哈欠,眼睛不由自主地闭上了。

 

……于是就有了后来的战术大师纷纷敲门,他心怀不满赖床不起,被叶修差点连人带被子扔出去。黄少天被赶出自己房间火得不行,在外面大拍门板抒发不满,喻文州急急过来安抚隔了门板跟他说了什么,他突然泄气,额头一松贴在客房金色的门牌号上。

 

他进门的时候王杰希正在看书,看见他进来像是见怪不怪地挑了挑眉毛。黄少天往叶修床上一坐,也没妄图吸引人注意力,王杰希偏偏多看了他两眼。“干嘛?”算命的说,手里书翻了页,“谁又得罪您啦?”

 

黄少天干脆躺下了。“你家的。”他没好气。

 

王杰希不吭声了。过了会儿像没听见似的:“不至于吧,你和喻文州认识多少年了?就这还吵架?”

 

“谁吵架了关文州啥事,你别没事瞎BB挑拨离间之计啊。”黄少天在床上翻了一下,皮卡丘的尾巴正对隔壁。王杰希在他背后摇头,黄少天把脸蒙到枕头上,又弹起来。“啧,烟味。”他咕哝着又翻身把脸朝向对方,絮絮叨叨开始个人小剧场。王杰希泰然自若一心二用,手上书翻得贼快,看得黄少天一阵不爽。“嘿你这人,专心听人讲话行不行啊!”他是想跳过去空手夺书的,王杰希斜过来一眼。“不过我也有点好奇,”他说,说的话和黄少天刚才的抱怨根本文不对题,“你和他这都多少年了?还整天粘着,不腻?”

 

他被噎了下。过了会儿悻悻:“不腻。”

 

后来又说了点什么剑圣已经不记得了,总之就是点大放厥词和胡说八道,跑火车有助睡眠,他过一会儿就睡着了,谁给盖的被子都不知道。到了半夜时差到点突然惊醒,旁边床上悉悉索索,他睁了眼睛转头望过去,差点没被吓得半夜心脏病发作。

 

搁着你俩是在我眼皮子底下暗渡陈仓呢?黄少天是决意不当电灯泡的,床上平躺着脑子转转,不知怎的又转到我家文州独守空房,乱七八糟一阵嗡响。他在一片黑暗中认命地爬了起来,拖着拖鞋弯着腰小心翼翼地离房。站在自己真正的房间门口他呆了会儿,好像余梦未醒,悄悄凑过耳朵去听里间动静。房内寂静无声。黄少天把房卡贴上去,滴的一声格外响亮,他小声推门,走进去。

 

喻文州盖着被子睡在他自己的床上。

 

他睡得很沉,呼吸稳定而绵长,嘴唇抿在一起,半边脸陷在枕头里。沉沉睡着。黄少天站在那儿看了一会儿,心脏在胸膛里重重地跳动,他微微半蹲,眼睛在昏暗里黑得发亮。

 

他想文州睡着的样子和他小时候一模一样。

 

他还是没忍住,拿了自己枕头悄悄摸到另一边掀开人被子一角钻了进去,被窝被捂得很暖和,他面朝天花板闭了眼,喻文州身体的热量在狭小的空间里稳定地传过来,他不一会儿就再次陷入了梦乡。

 

 

比赛场馆对面有座显眼的商旅大厦。队里的小年轻早呼朋引伴过去逛过了,黄少天坐在训练室里等他们队长收拾东西,比赛刚结束,总算有时间出酒店看看其他。他们找了家装潢看起来还可以的店吃晚饭,期间鸡脚虾饺小笼包等词语频繁出现,黄少天撑着下巴想念蓝雨的食堂。“我以后肯定不出国住。”他宣布,喻文州微笑着看着他。“队长你是要去北京的对吧?那不得成天碰见为老不尊修,啧啧啧,没想到这货居然是长皇城根子下完全看不出来还藏这么层背景……要不我以后也来北京队长你收留我?你知道我也是不错的做饭不中看起码中吃是吧,咱俩租个房子一起住也挺好的到个七老八十也能互相照应……”他滔滔不绝一如以往,喻文州拿刀叉切牛排,一大块蘸了酱夹到他盘子里来。“好啊。”他说,“尝尝这个。”

 

餐馆出来大厅角落摆了一摞五颜六色的抓娃娃机,黄少天拽着喻文州胳膊嚷嚷要去看是不是made inchina,凑近了看全是鸟文,不过总归是这个机子原理大都相似,他从旁边给兑了游戏币,凑近脸去贴着玻璃寻找目标。

 

“你看你看,”他小声地说,好像是发现什么稀世珍宝而不自觉地压低声线怕惊扰,“队长你看那个海豚……像不像你?”

 

喻文州却是在看着他。“你要抓?”他一边说一边绕到机子侧面去观察位置,“这个卡得不太好……十块钱能解决吧?”

 

“看我一击必中。”黄少天信心满满,“等着收吧。”

 

那个蓝色微笑海豚被喻文州摆在了自己枕头旁边,黄少天拍照传微博,喜滋滋窝在被子里看粉丝评论,把下面女粉刷的什么all黄诡异cp通通划入邪教。我是官方,黄少天深觉做个职业选手就是这点好,他给下面刷喻队黄少发糖的点了个大大的赞。

 

他隔天单人训练和王杰希对打,后者最近在领队的纵容下时髦值一阵刷得比一阵高,黄少天在耳机里表达了一下自己对此的看法,一边操作夜雨声烦偷偷摸摸躲进了草丛。训练结束去吃饭,他和魔术师勾肩搭背,一边八卦那个有事没事就要人为制造偶遇的绿眼睛外国人。“开始我还以为他要追文州,”黄少天说,满意地拍拍王杰希后背,“这哪行保护队长人人有责啊,这该轮到你建功立业为国争光。”王杰希不接他茬,半晌他又凑过去,说话声音压轻:“……你看我有戏吗?”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你要没戏,也没谁能有戏了。”

 

“那不一样。”黄少天说。“你们别老以为我和队长成天呆一块儿就能容易怎么怎么样,他看我太顺眼了,我再怎么说话他都不嫌我烦,习惯,懂吗习惯?早过了容易随便瞎想的年纪,你以为我今年多大文州多大,这事可危险了你知道吗。”

 

王杰希玩着叉子。“你问我有什么用,”他说,“我又没成功经验能提供。”

 

“噢我忘了你是怂的那个。”黄少天迅速缩回了手以防王杰希把叉子扔过来。“让我去问叶修不如让我去死。嘁,就他那不要皮的死样,也就你俩能一搭一档。”

 

王杰希眼光高深莫测。“黄少,我看你面相……”

 

“别。”黄少天苦着脸。“我怕你了成不?”

 

可他最后也想了个非常不怎么样的方法表露了一下心迹,也没管这暗示喻文州是看懂了还是没有。但没关系,他想,反正喻文州才是他们两个中间更聪明的那个,他花了快十年考量每当对方微笑的时候他在想些什么,这才隐约把握到了一点莫须有的自信。关于他自己不是唯一那个正在爱着的。

 

“嘿文州。”他倚在门边手指上套着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搞来的汽车钥匙,喻文州站在房间里手里拿着一大叠白色资料,闻声扭头看向他。黄少天眯起眼睛露出了一个他所能想象的最灿烂的笑容:“想不想出去兜兜风?”

 

 

END


评论(4)
热度(218)

© 北都 | Powered by LOFTER